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昭通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18 01:15:1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昭通白癜风医院,广州白癜风,北京白癜风遗传么,山东白癜风会传染么,玉田白癜风医院,岳西白癜风医院,海南白癜风的症状

湖北日报讯

吴佳燕

布洛赫说,“小说唯一的道德是认知:一部不去发现一点在此之前存在中未知部分的小说是不道德的。”2016年一批湖北作家的长篇新作集中发表或出版,包括方方的《软埋》、陈应松的《还魂记》、吕志青的《黑屋子》、曹军庆的《影子大厦》和刘诗伟的《南方的秘密》。另有《工人作家文学丛书》10卷本出版,既传达了省作协对基层作家的扶持力度,又可以看出长篇小说在草根一族里的蓬勃生长。相比上一年的蛰伏、蓄养和歉收,2016年湖北文学的最大特点是名家干将实力担纲,不仅展示出他们宝刀未老、持续旺盛的创造力,也彰显出当下湖北文学的强健活力。2016年因此或可视为湖北的“文学长篇年”。

湖北文学向来有着关注时代现实、关切生命人性的传统。扫描与检视这几部长篇小说,会发现它们有着观照和言说现实的多重维度和多种方法。有个体在现实与历史之间的失忆性断裂,也有传统现实主义文学链条的接续;有以乡村神神鬼鬼、蝇营狗苟的魔幻演绎来呼唤生命的平等与明亮,也有对县城黑白混沌、明争暗斗的江湖想象与个体幻灭来隐喻权力带给人的膨胀与灾难;有向内的对人的精神状况和心灵现实的探寻,也有向外的对社会政治经济建设发展的密切关注;有对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变迁进行全息视角感知或全景式扫描,也有抓住现实内外的某个切口深挖细耕、不遗余力;有娴熟的技术呈现、绚烂的词藻跳跃,也有叙述的密集简约或描写的缓慢抒情。但根柢上关乎我们所置身其间的社会和时代,关乎社会转型期所遭遇的各种现实问题和精神困厄。

当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成为湖北乃至当下整个文坛的主流,当写作的及物性被一再提倡强调的时候,那些非主流、不及物的写作,那些异质别样的声音,那些神秘奇崛的想象与先锋精神的秉持,就显得尤为独特可贵。这包括陈应松的《还魂记》、吕志青的《黑屋子》和曹军庆的《影子大厦》。《还魂记》更像是一部大体量的散文诗。大量的独句成段,繁杂琐碎的各种疯人呓语,老是在下雨的乡村,因喝村长家假酒而集体变成瞎子的村民,举着火把奔跑烧房的少年,因怕女儿尸身被破坏常年守坟的老人,在拆迁移坟运动中开棺后竟然鲜艳如初的女孩,各种奇异惊悚的场面与氛围的营造,各种超现实手法的运用,充满神秘诡谲的魔幻气息和惊世骇俗的想象力。小说的现实意义是关注农民工与当下乡村现状,精神内核是如何让死去的乡村与国人精神“还魂”。陈应松是在以文学的方式为死去的乡村守灵,为那些重物质物欲而轻精神追求的人招魂。《黑屋子》既有现代的冥思玄谈,又有现实的生活土壤。它以审视婚内出轨及人的幽暗心理为切口,探索堕落迷失的灵魂如何救赎以及无可救赎。真实问题在小说中被预设成一个绝对真理的位置,两性之间的坦诚高于一切,而欺骗比背叛更令人难以容忍。小说中的男女因此陷入无穷无尽的纠缠折磨、怀疑测试、刨根问底、互虐相杀。然而在因婚外恋引发的两个人的战争中,男人一直咄咄逼人,女人处于劣势并被操控、摆布以致面目模糊,让人看不到她的真实想法。女性的主体意识,传统男权文化的痕迹,被以宗教和真实的名义轻轻抹掉,这也许是另外一个“痛苦的真实”。《影子大厦》通过一个小城黑帮的发迹与破产,完成了关于神秘江湖的现代想象。它粉碎了那些渴求成功、有着英雄情结的少年们的迷梦和出路,也摧毁了那些具有精神避难所意义的江湖想象和人间神话。而“影子”成为他小说中能指丰富的普遍意象,指向现实人心中所有的不真实、不完善、不健全、不美好。小说既写实,又像一个寓言,映射着一个又一个当下的个人和现实。

中国当代文学,具有很大程度的乡土属性,对当下中国乡村现实的描摹和洞察一直是作家关注的重点和使命所在。刘继明的《人境》和刘诗伟的《南方的秘密》都是关注乡村改革和发展,时间跨度大,涉及中国1960年代以来四五十年的社会变迁,采取的都是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又不止于乡村叙事,而是向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层面拓展,充满广阔复杂的时代背景和人物的命运沉浮。《人境》涉及两个层面。一个是乡村少年马垃的成长经历和乡村改革试验的失败,一个是知识分子慕容秋的知青生活和由清高淡泊到走向田野的转变。马垃一方面保留着八十年代的理想主义,另一方面又不断遭遇着成长中的孤独、不安、犹疑、迷茫,面对现实困境时往往借助于人生导师或历史的滋养。所以他以专业合作社的形式进行的乡村建设,在资本、科技和权力的联合挤压下只能归于失败。慕容秋跟马垃一样经历了社会转型时期所感受的迷茫、失语、纠结和挣扎。她与马垃在乡村的合流,是两个有着务实精神和现实关怀的人在“三农”问题上的志趣投合,但最后都遭遇了人间最沉重的幻灭和困境。《人境》体现了刘继明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望和接续,并有着对诸多社会热点和重大问题的思考。《南方的秘密》是从一位跛子几十年的创业经商经历来观察中国的社会经济建设。凭着对时代变化的敏锐感知,又因为腿部的残疾可以博得同情和支持,做胸罩起家的周大顺就像是时代的弄潮儿和报春鸟,经商之路越走越顺利和宽广,也收获了情感、财富与名望。然而南方的秘密是什么呢?是周大顺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发现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可能完全搞市场经济,而是充满了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无处不在的政治润滑。就像是中国现实的某个斜面或跛面,腿跛、圆滑并熟谙这种潜规则的周大顺走在上面正好就正常平稳。刘诗伟以一位跛子的创业史勘察中国经济发展和人情社会的某种幽暗现实,充满诙谐和讽喻。

马尔克斯说,小说是用密码写就的现实。2016年的湖北长篇小说创作,亦是作家用各自的写作密码和认识体验,从不同的角度切入我们所置身的时代现实。湖北文学有李白式浪漫主义和屈原式现实主义两大传统,当代湖北小说也主要以现实主义和中篇小说为主流和强项。从这几部小说中,我们看到了这种文学传统的传承与突破。它们整齐而多样,在题材和风格上都彰显出鲜明的差异性和辨识度。不轻佻,不浮夸,不逃避,写得扎实厚重而不乏尖锐。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秉承,也有现代主义和先锋精神的固守;有世俗世情的观摩,也有自我心灵的高蹈;有大的向外的社会现实和社会问题的探索思考,也有个体的向内的精神世界的洞微烛幽。总体而言都是对我们的时代承平日久后的各种现实内外进行写照和折射、把脉和反思,浸润着深切的现实关怀和浓郁的责任意识。但是整体而言全国性影响力还不够,年龄层次还不均衡。因此2016年对于湖北文学是个重要的长篇收获年的同时,也呼唤和期待更多的异质的作品和年轻的面孔涌现。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无棣白癜风